Wednesday, December 30, 2009

另一种倒数迎新年

The Art Of Living From Sound to Silence

(A night of music & world peace meditation)


生活的艺术 以歌声迎向宁静

(音乐与世界和平静心之夜)


日期 :31/12/2009

时间 :7.30pm--10.00pm

地点 :Dewan Milenium, Kepala Batas,

Butterworth


*入场免费*


-------------------------------------------------------------------------------------------------------------

一场与过往不同的倒数迎新年音乐会。
一场让你有机会与自己邂逅的音乐会。
一场真情流露的音乐会。
没有所谓的红牌歌手坐镇,
因为我们,参与者,本身就是表演者。
一起前来Satsang(唱场)吧。
体验全然欢庆以及静心。
燃烧2009年的一切不愉快和沉重感,
为自己注满轻盈快乐全新能量吧。

注:如你相信业障,
据说唱场(另一种动态静心)也可帮助你清理心中的各种障碍。
如果你来了,千万别对现场那些闻歌起舞的人群感到惊讶,
甚至是有些你知道他们从来不跳舞的人,竟然能翩翩起舞,而且如此优雅自在。
唱场就是有如此魅力。
一个全然感受的音乐会。
完全没有任何“歌词”在你的脑袋喋喋不休,
让快乐的感觉牵动你的每一个细胞。

Friday, December 25, 2009

跌得好

zooooker @ XinJiang He Mu Village

就这样,毫无预兆,整个人往下沉。

感觉到水的凉意,从脚掌直上。

慌乱间,只懂得把拿着相机的右手往上托。另一只左手挣扎拉扯周围的物件。

瞬间好像脚掌沉底了。勉强站稳了再次努力站在石头上,企图站稳。

事与愿违,再一次,我结结实实摔多一次。

再尝试几次后,才好不容易穿越这片水坑。而在那前几分钟,毫无预兆显示这是水坑的水坑陷阱。

我怔怔地站在水坑旁边,努力弄清楚那是怎么一回事。刚才不是明明都踩在石头上吗?怎么会扑空呢?一边惊魂未定,一边定眼观察,原来那看似一粒粒有草皮包覆着的,不是石头,而是由水草堆积而成。

竟然!

回到禾木客栈更衣,客栈工作的年轻伙子一副早就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表情,问我,“跌入村后一带的小沼泽吧?”

“那片竟然是沼泽?”我心想,随后默默点了头。

小伙子继续说,“昨天我骑马到另一个村头,我的马也馅入沼泽,我人赶紧跳马,否则就糟糕了。你这事小,我那个可危险呢。”

我有点啼笑皆非,该是安慰我的话吧?

另一回头,看见随着另一团队骑马去的同房朋友脸色苍白的走进客栈。我忙问,“怎么那么早回来?”

同房朋友也一样惊魂未定地回答我,“坠马。”

这样一跌,两个女人,各坐房门旁,继续安抚惊魂未定的心。

大自然给了我一次很好的教训。太习惯以自己的认知来看待事情,太习惯以习惯来处理事情。喜欢用“我以为”的态度来面对事情,而没有好好的在当下那一刻来面对眼前事物。

突然,另一个念头闪过我脑海,我们人类真的对大自然了如指掌吗?

9月的新疆秋风更冷瑟。

(刊登于12月份旅游玩家)

Wednesday, December 23, 2009

what's good or bad?

Q: I don’t know what is good for me and what is bad?

Sri Sri Ravi Shankar:
Drop that which gives you short term happiness and long term suffering.
Just keep this in the back of your mind.

来来去去

上班生涯
来来去去
都是来来去去。

客户说,我出钱要你200%的服务,
要你全体员工全情投入。
员工说,我才拿你几份钱竟敢要我浪费青春为你卖命真是想得太美。

客户说,你们的收费不符合你们的专业程度。
员工说,要马儿好又要马儿不吃草上哪里找?

客户说,你们这篇广告意思不达,画面没feel。
员工说,客户的水准不达看不懂这叫Creative。

就这样
赖来赖去,改来改去,
骂来骂去,等来等去,
唱来唱去,推来推去,
不爽来不爽去,
只有青春小鸟它啊~来来就去。

Monday, December 21, 2009

怎么好法?

有人问我,Art of Living 什么好。
说实在,我还真答不出来。
因为它的好,真的不是语言可以形容出来的。
这些都是一种体验性的美好经验。
惟有经过,你才知道其中美妙。
只是单单一个《呼吸净化法》释放压力这么简单吗?
当然不止。那只不过一个开始。
但说出来真的就不好玩了。
说出来了之后只会落得一个文字上的描绘而已。
就好像我说某种口味的冰淇淋好吃,
但你没吃过,就真的能感受我的感受吗?
是的,市面上的确很多释放压力的法门,
很多和呼吸有关的技能,
(运气法和呼吸法可是有很大分别哦)
所以,我这门有什么特别,有什么厉害呢?
其实啊,我倒不想有什么比较之心,
我只知道学习了之后,
它带给我的稳定性是长久的,深层的。
就不是表面扫扫灰尘这样而已。
我说的,你能明白吗?
你不能明白也没关系,
毕竟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体验和要走的路。
今天也许碰不上Art of Living,
但总会碰见其他的,
当需要来临的时候,人总会寻找一个出口。
机缘来了就是来了。
迟早的问题。
你若要坚持你的比较好,我也无所谓。
我只知道,心灵的路应该也走越宽的。

Thursday, December 17, 2009

喜欢打压人的人

我一直都听到这个故事,
重复性的,
内容有点不一样,
但是性质一样。

一个喜欢到处去告诉别人自己的能力的人,
一个喜欢告诉别人自己的下属多么“生涩”,多么“无能”
一个喜欢到处告诉别人他掌握了多少“生死”大权
或者是可以给别人多少“栽培机会”的人,
一个喜欢不断告诉别人“客户们多么爱他/她”的人,
一个不断喜欢“不放心下属”的工作表现的人,
一个喜欢一直表现自己的“专业度”
和提醒别人关于他的“专业度”的人
一个喜欢想办法纠正别人来抬高自己的人,
甚至到on leave了也愿意想尽办法回来做presentation的人,
到底背后是什么促使他这么做??

一个想尽办法打压别人的人,
背后是什么恐惧点?
可以导致他
那么地害怕别人的威胁力,那么努力地巩固自己的地位,
那么地不耐其烦重复又重复的告诉别人自己的存在性,
到底他背后匮乏什么??

* 说真的,跟这种人合作是在不容易,防得了前面,防不了后面,
借朋友的一句话,
一个没办法看到自己的人是快乐的,
至少他不care,他已经变得多么让人退避三尺,
但还是可以每天活在他自己建筑的“fame world”里面。

要知道,实力不是你自己说了算,
备受众人+客户喜爱,也不是你每天自己脸上贴金就算。
多少真正有实力,得过很多奖,很多实战经验的前辈们,
都让大家非常爱戴敬重,因为不是靠小动作,所以小辈们心服口服。
至少广告界就有这样的前辈。
真正的前辈,大家都很想合作学习的对象。
呜呼哀哉,碰到这种人,是我也逃之夭夭。
再借用朋友的一句话,
“从来没有对一个人那么虚伪过。”
我也是吃到那么大没那么虚伪过。

“接受对方本貌”这条道理真的好像还不够用呢。
有时候会以为,退一步海阔天空,可以息事宁人,
也认为不向老板告发,是因为不想背负“抱怨/讲人坏话”的形象,
但是最后才会发现,根本不是包容,只不过是自己在忍,
最后更苦了自己。

延伸阅读:
高人的如来神笔

Wednesday, December 16, 2009

倒流的风景

有时候,我会回头。
在某处,某个味道,某个氛围,某个感觉。
那一格格的新疆草原风景,
随着巴士前进,倒流。

Friday, December 11, 2009

呼.....吸.......再放松

上课回来马不停蹄又开始朝十晚六的生活。
不断进来的工作,还有不停止的死期
让我感觉到那种压迫感。
这一次的上课让我更深深了解
我们每日所面对的压力是如此的无所不在啊。
因为上课的深层身心释放后
回到工作岗位上的感受是极度的明显。
那种强烈的对比,
整个环境的压迫感,郁闷,压抑,紧张
是如此地深刻,排山倒海。
我们往往都以一个习惯了的姿态面对,
却不知道不知不觉中承受了多少无形压力。
这一星期,我更了解为何
老师不断强调净化呼吸和静坐练习是万万不能怠慢的。
因为这是一个循环不息的心灵排毒过程。
通过净化呼吸调节我们每日因情绪起伏而改变的呼吸动律。
还有静坐/静心,让身心达到更深层的放松和休息。
20分钟的自然三摩地静坐等同于8小时睡眠休息呢。

在写这这篇blog的过程,
我不断提醒自己,
呼....吸....放松自己的肩膀。
不知不觉又耸立紧张起来的肩膀,
才短短一个星期。
我可不要重回那个怎么睡都睡不够,
身体老是处于疲累状态,打不起精神的日子呢。

规律练习,比什么时候都来得更迫切。
没时间不能是个借口了。
放松,真的是为了更长远的路。

Monday, December 7, 2009

随着年龄增长

哦,是的,有些东西随着年龄增长后才会明白。
至少,这道理我是直到现在才开始有体会。
那种在心中引起某些滋味的体会。
也许不是年龄,
更精准的说,是我的体验。
经历过后,不需要再回看,完全处在一种很直接的冲击,
直接溶化,直接触动。

我要说的是,快乐就是一件这样直接的事。
完全不需要计划,也无须努力获得。
更不是一种交换,
就是那种所谓的在期许获得了什么才能得到快乐的交换。
快乐根本是一件当下的事情。
在你踏出第一步,全心全意不计较的付出后,
快乐就上门来找你了。
完全无须延后我们的快乐。

你快乐,所以我快乐。
我快乐,所以你快乐。
Joy is giving。
原理就是那么简单。
我们却有本事搞到那么复杂。


写在老人院快乐唱场的那个午后。

Thursday, December 3, 2009

回来,再离去

回来了,
但再次准备离去。
要去打破自我局限。
上课去了。
4天。
看看如何跳脱自己的comfort zone。
还有战胜自己的恐惧,
还有Ego。


Wednesday, November 25, 2009

放假沉淀去

明天开始禁语4天。
再一次让自己沉淀。
身体,心里。
不懂这一次会观到什么。
但无论如何,
我喜欢更接近自己的感觉。

Tuesday, November 24, 2009

留留留言

其实,你们不懂你们的留言对我多么有意义。
对于一个还是喜欢别人肯定自己的我而言,
看到你们的留言,
不管留什么,其实都很开心的。
不懂干嘛,突然很感慨地想这么写。
所以因为这种感觉,
我也告诉自己,下一次尽量留言,
不要再担心唐突什么的:P
或者是还算不算朋友之类的。
哈哈。
那番话果然突然很有力量的感觉说。

Monday, November 23, 2009

皱纹

拍照的时候,
我喜欢这些脸上的皱纹。
新疆的天气加上高原的紫外线特强,
不论老少的鱼尾纹都特别明显。
岁月的刻画,显得躲在这些条纹下的眼睛
更有神韵。
禾木的马夫
奎屯大峡谷的小帅哥

今晚聊了很久

是的,从有机店到咖啡店,
我们的声量还是那么瞩目。
奥艾露露小姐问,
我们何时可以再一起旅行。
指数没H小姐和我都同时转头过来,
“是咯,LCK,什么时候?”
所以,LCK,你识DO,就看你了。
除了你的角头已经作了booking,
我们要去那种坐飞机去的,
或者响应一下喊了很久的口号,
考虑一下哩,
我可以配合你们冲出亚洲的。
虽然我还是很迷恋亚洲风情:p
但为了实现我们的再一起旅行。
我可以牺牲一点点。

Sunday, November 22, 2009

算不算朋友


在Len的blog留言那边,
看到这句,
我知道我们常常会小心的衡量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的地位,
我算不算人家的朋友?
我有没有权力像个朋友似的要东西?
人家会不会觉得我白撞?

看到这段,我一直大力点头。
Len是神,讲中了呢!
至少是我的心事。
所以,我留言了。
所以我去看了Agnes了。
还傻傻地抱了还握手说这样算正式一点的见面过程。
我觉得很多时候我是超级闷骚。
惟有当我感觉很放松的时候
我的三八款才会跑出来。
所以我没办法在娱乐圈混,
跑到广告圈躲在背后插一脚混。

后来补上的照片
这两个人还在台上鸡鸡cham。
这个"不小心"拍到的小粉丝。顺便放上来。
练师太出场,拍不到正面的排场。

Saturday, November 21, 2009

怎么说都不对

怎会不难过呢?
毕竟这番话是出自自己家人口中。
虽然说生命是独立的,
但是却要用同一血缘这样的事情来提醒我,
我不能说什么,
因为时机还不对,
怎么说,都唤不醒梦中人。
我尊重你的选择和决定,
难道你不能尊重我的吗?

Thursday, November 19, 2009

梦自杀

怪怪的梦
梦见老妈站在高速大道等自杀
年头突然看见老爸在家病痛往生了
前阵子老姐打电话来说
梦见老爸也是往生了
不懂她在梦中有没有哭得稀里哗啦
我想起子欲养亲的荒凉。
还有爸爸曾经说过最放不下心的妹妹。
另一个痛。

点菜

Eh, 请问下次可以不要让我点菜吗?
以我这样的味蕾,
还有对食物的不挑剔,
也没有什么太大要求的人,
还有还有不够贴心,也不够细心,
也不了解别人的口味的情况下,
可以不要让我点菜吗?
我真的不懂,
点得合不合你口味的
点得好不好吃,
点了这个配不配另外那个,
点了贵的,
如果只点我喜欢的也不对啊。
反正我真的不懂啦,
下次可以不要我点菜吗?

Wednesday, November 18, 2009

就这样

就这样
雨连绵不断
凉凉懒懒的天气
我只想窝在暖暖的被窝里
舒服地看本书

赶不完的翻译
真想索性把它搁在一旁
开始转作自由工作者
最大的挑战
我想应该是这一刻
学习自律

哎~我的咖啡呢~

Monday, November 16, 2009

我的遗憾落在禾木

想去新疆,是因为禾木。
曾在杂志看到禾木村落的照片,
烟缕袅袅,斜洒的秋天阳光。

当我站在禾木的某个山头,
等待清晨阳光一层一层洒落,
眺望那童话似的村落,
按下快门的霎那,
我知道,禾木的美,不止定格的美。

从平台眺望下来。
平台的另一个角度,面向美丽峰。

禾木村一隅
刚好那一丝阳光洒落,盼了好久的晨光。

Sunday, November 15, 2009

写完之后

写完上一篇,
妖精问我,
请问你要承受什么呢?
我想了想,
是咯,
有什么好承受的呢?

后来想索性删除上一篇文章,
妖精又说,
都放了,
何必再刻意?

所以事情的发展就变这样。

个人照


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讨厌被人拍照,
特别是个人照。
说穿了,在心底下,
我还是没有真正全然接受自己。
不只信心,还有信任的问题。
还有那一段不照镜子的日子。
刻意把这张放上来,
看看自己能承受多少。
也谢谢calvin这张照片,虽然被骗了,
但胜在够自然。

Friday, November 13, 2009

大吃一惊

今天碰见一班搞身心灵的人,他们不断重复告诉

这是一个心灵至上的年代啊,

当然还少不了不断重复,重复,再重复的心灵口号。

当下我问我自己,

我是否曾经在谈论这块东西的时候,让旁人不舒服过。

我是否曾不断地发表自己的伟论而没有好好聆听对方。

我是否初尝学习心灵的甜头后,而忘了好好的内观自己的念头,

没觉察那另一个小我又在自我演戏,

还有,空口说白话,言行不一致?

经过一番对照之后,

我大吃一惊

上述的所有,我都曾经犯过,

有些目前还没戒掉!

我惊呼一声“我的妈呀!”

从头来过。

Tuesday, November 10, 2009

那些能量

Q: Guruji you are always around so many people,
how do you balance your energies?

Sri Sri: They balance themselves!
I do not do anything that is not in my nature.
Just like the wind blows,
it does not tire because that is it’s nature.

能量本来就那么自然地存在。
你我他任何人身上自然流动着。
每天忙着防止他人的负能量。
还不如从来不觉得负能量存在过的防御力来的更高。
所谓的好坏正负,
都是我们贴上的标签。
分别的,在我们的心中。

假想敌

所谓的敌人
都是你的心智制造出来的。

Monday, November 9, 2009

如果的心灵事

如果,
你在心灵路上,
越学习心越无法自在,
越多的道理紧捉住,
那么也许该是时候停下来想一下。

如果,
你在心灵路上,
越学习越忙着告诉人家“我很好”,
那么也许该是时候停下来想一下。


Friday, November 6, 2009

指阿指

CP先生说:
其实政府也不过是人民的反射而已。
只是刚好他们的所在位置比较容易让事情浮出台面。
我们为什么老指责政府?
试问,曾几何时,
我们人民有做好自己吗?

听到这番话,
我反问自己,
我有做好本分吗?
我有做好身为人的本份吗?

(经过CP先生亲口授权转载
他昨日个人精彩言论的精华部分。)

Tuesday, November 3, 2009

吃自己

在家时间比较多了,
每天自然花比较多时间在想,
今天吃什么:P
很多时候懒惯了,
索性学人煮起饭来。
说实在,我没什么烹饪天分。
连那把刀都会让我家妖精在旁边战战兢兢。
倒是对于自己很“天才”地乱配素材感到赞叹。
特别是在不煮肉的前提下。
出来的食物,真的是自己才吃得下,
别人不担保。
看我家室友的表情可以略知一二,
哈哈。
~ 写在一个莲藕配花生配马铃薯配太多盐的某天下午。

Monday, November 2, 2009

Everything is just a thought

你只根据自己的想法,个人的思考模式,
就在心中建造了一个世界。
接着,你又建造了一个城堡:
构思着别人是怎样地看待你。
事实上,他们甚至可能并未想过你的任何事情。
在其他人的意识中,
你很可能并不存在,
因为他们只会为了自己担忧。
但是,你却在自己的心中构建了
一个有关别人是怎样看待你的大城堡。

(Art of Living - Daily Sutra)

Sunday, November 1, 2009

谢谢你牵过我的手

才一登上长城,几位大妈就很热情地围着我们,忙问我们哪里来,懂不懂国语?

你比较腼腆,没说什么,紧紧地跟在他们身边。脸颊因长期爆晒在阳光下显得红扑扑的。肌肤黝黑。衣服简朴。看起来20岁出头。

我没什么在意。心想,只不过是兜售纪念品的小贩而已。不给予理会,自然会走开。

慢慢地,当走到一段路,我开始意识到要攀登野长城,似乎有点力不从心。

我一直落在后头。同行其中一个朋友开始在旁边说,“有没有搞错啊,才那么一小段路。平时没锻炼,就是这样了。”

我沉默。那位朋友继续在告诉紧跟在身边的大妈他平日如何运动,越说越兴高采烈,越走越快,把我和其他人抛在后头。

你和另一个大妈,问我需要帮忙背背包吗?我摇摇头。心想,这一背,不懂又是多少钱。

高低起伏的长城,不断攀爬的梯级。

我来到一个梯级前,抬头一望,如此的高耸。有点像是衔接天堂的梯级。但这一次,这梯级更破旧,有很多部分连砖头都没有,光秃秃的。风冷嗖嗖地掠过我的脸,经过我耳朵的风声比平常更响。

朋友纷纷往上爬,这一次,我知道我的脚真的不听我使唤,完全没办法使出劲,软绵绵的。冷风越刮越猛,我只能蹲下来,心里想哭,头是如此晕眩。

你走过来,“背包给我,我帮你背吧。”

我没有异议。

“还可以吗?能站起来吗?”

我的脚还是没办法,软绵绵的。望着还没攀上那段高耸的梯级之前,必须穿过失修的一段墙。两侧的围墙早已经破旧不堪,高高低低的,一排排连绵不断的山峦,还有深不可见的山谷一览无遗。

“来,给我你的手。”

你就那么自然地伸出手,拉着我。本来不知道飘到哪里的心,突然又掉回本来的位子。

你用你独特的华语腔调告诉我,“别怕,跟着我走,一步一步。”还不时转头,叮咛我,“我踩过的石头,你跟着踩。”“这块石头松了,小心滑。”

我站起来走了没几步,头又开始晕眩。

其中一个大妈赶紧走到我的右边,同时吩咐你站在我的左前角,说什么不让我看到旁边,看不到山谷,那我就不怕了。

一左一右护着,好贴心。

你还是紧紧牵着我的手。有股暖流,悄悄地流入,脚仿佛有点力气,可以站起来。

我和你,还有大妈,用这样一步一步的方式,缓缓地,但稳稳地,走到长城山脚下。

到了终点,大妈们很快地开始兜售起纪念品。你也怯生生的拿出纪念品开了一个还算合情合理的价钱。

我接过了那一包纪念品,付了钱。

我不懂你叫什么名字,虽然你牵着我的手走了那么一大段路。我略懂你是从另一个山头翻过来,为的是挣一些钱。说到底,农民生活不好过,还是要看老天爷的脸色做人。

可是,就是那一刹那,你伸出的手给了我一股力量,护着突然畏高的我走了这么一段路。那看似几个小时的路程,但却足以让我感觉一世纪长的路。如果没有你,是多么的寸步难移。

之前已经走远的同行朋友,此时看着我手上的纪念品,不停追问我被砍了多少?还不忘分享他如何在半路把其中一个大妈摆脱的过程。

我知道没办法让这位朋友明白,那刹那的感激是何种滋味。

很多事情,只有经历过,才能明白。

(刊登于10月份旅游玩家)

Saturday, October 31, 2009

爱与不爱

Guruji说:你爱着某人,然而他们并不接受你的爱,你怎么办?

你会:
  • 受到挫折
  • 将爱转变成恨,且欲加报复
  • 再三提醒对方你如何爱他们,而他们如何不爱你
  • 小题大做,胡思乱想
  • 发脾气
  • 感觉受到羞辱,并且企图保护尊严
  • 决心不再爱人
  • 感觉受伤与受虐待
  • 企图远离,并且漠不关心
而你见到以上这些没有一样行得通时,而且只会让情况更加恶化,你该如何跳脱出来呢?如何维持你的爱呢?

  • 要有耐心而且改变你的表达方式
  • 要稳定而且约束自己对爱的表达。有时对爱过度的表现会令人闪避
  • 认定他们亦爱你,并接受他们爱的表达方式
  • 真心感谢任何他们对你的爱。如此会将你对爱的要求转化成感激,而生命当中你越是感激,你领受的爱就越多
  • 明白伤害是爱的一部分,并去承担它。
很多时候,我们不自觉地会向外讨爱,真的是不自觉地衍生很多问题。

当你觉察到自己本质就是爱,你就会自然而然的爱自己,进而懂得如何爱别人。而所谓的爱自己,不是那些物质上的善待自己那么表面,不是所谓的让自己活得“很好”(或是让自己可以成为他人眼中的“活得很好”),反而是,真正的接受自己的本貌,与自己可以好好的共处,我认为那才叫爱自己。

真正的爱自己,自然会爱别人,因为你会看到每个人都是自己。

Thursday, October 29, 2009

女人,我,三十

女人三十。
瞪了几秒这四个字,
努力搜索一些感觉的蛛丝马迹,
好像也没怎么样嘛~

突然想起了
《旷野的声音》里土人说的话,
大意如下,
我们随时随地都庆祝,
庆祝自己的智慧增长了一些,
或是庆祝学会了新技能。
我们从不庆祝又年长了一岁,
因为人变老,这本来就是很自然的事啊。

想想,
还是每时每刻还活着比较值得庆祝:)
天天都生日,天天都快乐。
嘻嘻~

Saturday, October 24, 2009

脑中的两个世界

可曾想过,
当左脑和右脑突然不再是好朋友,
不再和睦共处。

摄影的过程

重看新疆拍的照片,
其实心里一点都不喜欢。
这些照片仿佛都没有灵魂般。
和在尼泊尔时纯粹拍照时的心情,
出来的感觉,相差太远了。
仿佛都眼高手低,不然就拍得多么公式化。
懊恼之余不断向Kim老师碎碎念,
问为何如此?

Kim老师闲闲一句,
纯粹捕捉趣味是你爱上摄影的初衷。
公式化拍摄时基础技术学习的过程。
当技术成熟时,再回归摄影的初衷。
这是必然的过程。

哎呀呀,自己心中有的画面没办法表达出来
还是因为老问题,技术不佳,创意不够。
又眼高手低了。

Friday, October 23, 2009

xxx生活

这几天都是懒懒懒。
想继续就这样显显显,
直到那一天烂烂烂。

Wednesday, October 21, 2009

妖对话4

妖精问:
你可以写一篇不贴上任何标签的文章吗?


Friday, October 16, 2009

飘过

最近几天,
二度伤害这个字眼
老飘过我的脑海。
我知道,
有东西在心底下
被触动了。
原来,我还是在乎的。



Wednesday, October 14, 2009

妖对话 3

妖精说:
有Ultraman出现,就有妖怪出现。
不懂到底是谁成就了谁?

妖对话 2

妖精说:
不要再钻牛角尖了!
把过往所学的统统放下!

我想起
learn to unlearn
这一句话。



妖对话

妖精说,
想要通过解决他人问题
以解决自己的问题
是逃避。

我说,
所谓受害者往往也是加害者。

Monday, October 12, 2009

环保可以很有趣

人们就像宝宝,需要一点新鲜玩艺才有动力
去做一些“沉闷无聊”的东西,就好比,环保。


寻找我的桃花源


Sunday, October 11, 2009

打破自我局限

我個人會去上~強力推薦 。
(向希,我不是勤力,只是興趣)

請看介紹文案

個人界限,老習慣或者是壓抑;這些老不掉的習性常令我們退縮抑壓而不能盡情生活。然而,在內心深處,我們卻想為自己,為家人,為所愛的人,為社會,甚至為全世界活出最好的自己。現實生活中的我,加上心底的情感暗礁,自我形像,依然故我的態度和恐懼,窒礙著心中要活出的自己的願望。

生活的藝術創造神性社會課程Divya Samajka Nirmaan (DSN) 是一個由古儒吉大師設計,極具震撼性的個人轉化課程。

Saturday, October 10, 2009

在一起

爱情根本就是幻相,
这是我答完爱情问答录的最后结论。
各自都活在各自的想法幻想中,
爽玩了,请回到现实。

在表达沟通过程中. 最算很厉害能100% get 到的,
不代表你就真的能接受那么一套东西。
毕竟语言文字这回事,有它吊诡的地方。
就像每个人诠释的苹果总会跑出红青黄绿橙一样。

所以真的在一起,
请接受最后一个不折不扣的事实,
说穿了,也只不过是个不断放弃自我的过程。

Dont get me wrong,
不是悲观,
因为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融合。

如果认为有幸遇上一个包容百分百的伴侣。
千万别太高兴,
因为物极必反又是另一个不争的必须接受之事实。

在一起,
本来就是一门深奥的学问。
能精通的,都算超级无敌厉害了。

接话

一时手痒,自己忍不住回答起来

LCK先生的版本

1)談戀愛時該談些什麼?
★废话。
2)談戀愛時為什麼這樣容易分手?
★因为紧张手滑。

3)我對愛情有什麼期望?
★望妄忘。

4)誰比我更了解自己是誰?
★我+自己。

5)是因為你是你所以你愛我,還是因為我是我所以你愛我?
★那么会算,不如到银行上班咯~

6)愛情能幫我實現哪些夢想?
★让我想一想...找本解梦大全再说。

7)有關愛情有什麼我是應該發問的?
★我好吗?

8)有關愛情有什麼我是應該知道的?
★爱情不需要你来知道。

9)愛情是否兩個人之間的事?
★等我去问数学老师。

10)為什麼我會和他吵架?
★因为你不能绑架。

11)愛需要有公平嗎?
★这个阿,也要问数学老师,公平怎么算啊?

12)我重要還是他重要?
★体重不增加最重要。

13)怎樣才知道你是真的?
★假如我是真的你。

14)人最渴望的一種愛(是什麼)?
★ 除了爱,还是爱。

15)是愛一個人才會恨?還是恨一個人才知道什麼是愛?
★我恨我爱你。

16)怎樣可以令我變可愛?
★不需要变,本来就是。

17)如何衡量愛情的價值?
★借我你的爱情计算器一下。

18)有關愛情的問題應該問誰?
★叶问。

19)戀愛時女人會問什麼問題而男人會給什麼答案?
★女人会问答案,男人会答问题。

20)怎樣可以不被愛情傷害?
★陷害爱情。

21)什麼是愛自己?
★己自爱。

22)他重要還是我重要?
★重到不要。

23)有什麼人不需要愛情?
★爱情海。

24)我等的人會來嗎?
★太阳下山明天一早爬上来。

25)信耶穌得永生,信愛情得什麼?
★信爱情得耶稣。

Friday, October 9, 2009

以为

你一直以为你懂了
却被你以为懂了的
所谓“事实”回头刮了一巴,
这一巴,
还真响呢!

一个连和自己好好相处都没办法的人
要如何付出他的爱呢?
这倒是值得深思的。

Wednesday, October 7, 2009

这本书骗了我很多眼泪



我只能说,这本书骗走了我很多眼泪,
告诉我如何好好生活。

这本书,关于一对父子之间的对话,
从儿子 - Patrick Henry Hughes 出生的那一刻聊起,
当中有许多看似琐碎但却如此触动人心的生活细节,
让我们有机会潜入他们意义非凡的人生。
虽然对他们而言,这些都不算什么,
但在外人眼里却是不可能的任务。

作为一个有先天缺陷和眼盲的孩子,
Patrick 说,不管你得到的是酸柠檬还是甜橘子,
生活都一样美丽。

不打算细说太多,
因为这本书的美丽,
该留给心与文字的交会。

I Am Potential
Eight Lessons on Living, Loving, and Reacing Your Dreams.
By Patrick Henry Hughes.